阚语语语

Priest皮皮一生推。魔道/天官赐福。国漫。盗墓笔记。企鹅号330443001

© 阚语语语
Powered by LOFTER

#七夕贺文##瓶邪#

【这个梗原本被我想得挺好的,但是写下来乳齿奇怪我也不造该怎么办惹,多多包涵吧Orz】



“老板,今天给我放个假呗,你也知道今儿可是七夕……”王盟走进来,隐晦的告诉我他要和他女朋友去约会了,而我坐在躺椅上,手里拿着鬼玺,大拇指在上面磨搓着。刚刚看完潘子,情绪还没怎么恢复。

“这件事你可以去向我二叔说,我做不了主。”

“诶,老板,你看七夕节也没不会有人进店了……大不了我不要这一天的工资总行吧?”王盟是铁了心要去约会,我摆摆手,算是同意了。

看着他喜出望外的打着电话离开,我笑着摇摇头,这家伙可别再坑别人姑娘了。

窗外的马路上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在走着,估摸着今天也确实没什么事,看来我只好呆在家里了,也许该睡个觉。

这么想着,我关了手机,打算好好休息休息,他们那几个也肯定不知踪影了。

我闭上眼睛,克制自己不停的在想东想西的大脑,进入了睡眠。


“吴邪。”我皱了皱眉。

“吴邪。”又是一声,谁在叫我的名字?

“吴邪。”靠,老子好歹刚刚才睡着,我有些不耐烦的起身。

“是谁?”我望向四周,却发现没有人,身体本能的绷紧,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强烈的不安感让我直觉觉得又有不好的事得发生了。

“你不用在意我是谁,现在,我只是来通知你一件事,现在开始,你是张起灵。”那声音嘶哑之极,像是使用了变声器。但是他的话令我一时间感到诧异。

“我是张起灵?你是什么意思?”我下意识想摸摸身边的大白狗腿,却忘记这是在床上。

“吴邪不是吴邪,吴邪只是张起灵……”

那个声音不再回应我,他只是不停的念叨着这句话,我冷笑一声,“你究竟是谁?我就是吴邪,你说的张起灵还在长白山呢。”

“不,我说你是你就是,不妨看看你自己的手,有了什么变化。”嘶哑的声音仿佛在叹气。

我下意识抬起手,下一幕发生的事情让我惊讶之极,我甚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我的手指在变长,如同张起灵那样。

我在床头柜上拿了根烟开始抽,试图让自己冷静,我开始分析,首先这肯定不是现实,这也许是费洛蒙产生的作用,但这几年我不再读取费洛蒙里的记忆了,幻想与现实,我能分清楚。

这只是梦。我这样告诉自己,但我摸了摸自己的手,那截长出来的部分,就像是自然生长出的,不是接上去的。然而如果是梦境,万事皆有可能。我本想躺下继续睡,想着一觉醒来就没事了,但那个声音再次打断了我。

“不要怀疑了,你看看你自己吧。”声音落下,我面前出现了一面镜子,我赫然发现里面的人的脸变成了张起灵的模样,我摸了摸自己脸,这他吗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成了张起灵?

“你为什么要让我变成张起灵?”我的语气隐隐带着怒气,但更多的,我只是想知道原因。

“你又错了,不是我让你变成这样,而是你自己希望变成这样。”声音叹息着,仿佛在嘲笑我的愚蠢的问题。

我被他弄得一愣,我自己所希望的?

我看着自己的手,又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这是我的潜意识?”既然因为这是“我所希望的”,那或许是我大脑中的潜意识在作怪。

声音没有立即回应,但我也不着急,等待着他的回复。

大概过了一会,他才说道:“现在,你就作为张起灵活下去吧。”这是他的终语,我明白他不想再解释更多。


我看着自己,自己是张起灵的样子,吴邪在这个世上不复存在。


我决定去跑一趟长白山,也许那里我能知道真相。

我先打电话给胖子,对方的第一句话让我又是愣了一下,“喂,小哥,你怎么有时间给我电话了?”难道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了我是张起灵这个信息吗?不,这不应该是真实的,我之前说了“潜意识”,那么可能就是我自己的脑中形成的这么一副“幻象”。至于我为什么会陷入这种幻象……或许就如那个声音说的,这是我自己所希望的,我自己想要沉沦在这些幻象中……

“喂?喂?小哥,你在听吗?”胖子的声音打断了我继续思考。

“嗯,胖子,我要去一趟长白山,你跟不跟?”我试图打破张起灵原本的性格,因为我还是将自己和张起灵分开看待。

“哟?这么着急去看吴邪吗?小天真估计在门里也无聊了,胖爷我也想去看看他呢……”后面的话我没有再听,胖子的第一句就让我再次刷新了我对于幻镜的认知,不过,他的话倒是给了我点提示,吴邪仍然存在,他在守青铜门。

一系列的碎片拼接起来,一个答案逐渐在我脑中形成。

我不知道那个声音为什么这么做,他仅仅是想让我看清楚自己的内心吗?我一直在后悔让张起灵代替自己去守门?还是得了什么“张起灵依赖症”,导致病情严重到自己误认为自己就是张起灵?要是胖子知道,指不定怎么打趣我,“小天真,你就急着把你家那位接回来好自己去守门吗?”

我被内心的答案清理的有些明了了,果然关键时刻就得靠靠胖子。

十年之约,接替张起灵,这一直都是我的心病,除去我自作死潜进阴谋这张网的中心,越靠近约定时间,我的心里越发复杂,我无法描述自己内心的感受,我依旧记得九年前张起灵对我说的那些话,那时候我以为十年很长,长到我肯定忘记了这个约定。但是我没有,即使搅和在张家与汪家之间几乎腾不出一点心思去想这件事,只要一安定下来,我就会想,要是到了时间,却发现他已经不在里面了呢?要是他已经死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很奇怪,胡思乱想得越来越厉害,我一直认为张起灵非常强大,非常有能耐,但现在我却开始担心他的安危,青铜门后,他守护着那个终极,那么给他自己会带去什么代价?


“你快出来!”我大喊着,我始终没有认为这是现实,因为根本不可能不是吗?我的思想是吴邪,那么我就无法成为张起灵,即使我的潜意识里有多希望这样。

“我是吴邪,张起灵是张起灵,这不是什么能代替的。”我冷静地说着,我知道脱离这个幻镜的唯一办法就是那个声音。

“你明白了自己的价值,张起灵代替你守门的这个约定你不会试图去忘记,吴邪,活到那个时候。”声音逐渐轻下去,我感到四周开始发生变化。


“唔额……”我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已是一身汗了。

我揉了揉涨得发疼的太阳穴,果然,只是个梦。我看了看自己手,没有变长。不过,不管怎么说,那个梦境至少让我清楚了些东西,不过我还是很遗憾,明年,我只是去“接替”他,而不是去带他回家。



“老板,今天给我放个假呗,你也知道今儿可是七夕……”王盟突然从外面进来,说的话让我一愣。

“我不是已经给你放了……”我脱口而出却快速止住,难道之前全都是梦境?



“吴邪,你真的逃离出幻镜了吗?”这一次在脑中响起的声音不再是嘶哑的,但却是我最熟悉的。


张起灵……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