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语语语

Priest皮皮一生推。魔道/天官赐福。国漫。盗墓笔记。企鹅号330443001

© 阚语语语
Powered by LOFTER

【番外】Bobby的宠物店之Cass和巴萨泽尔的整蛊(发生在庄园主人还未离开之前)

“嘿,我说Cass,这样做你确定不会惹毛加百列吗?”巴萨泽尔看着骑在它背上的Castiel说道。

“是的,至少那家伙我已经忍它很久了。”Castiel仍旧面无表情的说道,但它有些僵硬的身体出卖了它的愤怒。

至于我们的Castiel为什么会这么愤怒呢?这得追溯到几个月前,米迦勒和他的兄弟路西法的一场“大战”。这原本不关Castiel的事情,而且谁也没想到为什么Castiel也被扯了进去,毕竟在庄园中,Castiel只是个普通的龙猫,如果说呆萌是它的标志,那么就真的没有其他可什么的吸引人了。

在说米迦勒和路西法的打斗之前,我们得聊聊一只老鹰和一条蛇是怎么成为,额,兄弟的。

我们都知道,在自然界中,老鹰就是蛇的天敌,蛇天生就害怕鹰。然而,路西法却完全不害怕米迦勒,它认为自己是路西法(和堕天使Lucifer重名),那么就没有会害怕的道理。也不知道是不是路西法走运,这只叫米迦勒的老鹰向来高傲,它并不在意地上的那些小动物,所以当路西法跑到米迦勒面前叫嚣的时候,米迦勒只是看了它一眼,然后飞走了。这个举动使得路西法误以为米迦勒害怕它,便有些洋洋自得。于是,它每天都会跑到米迦勒的领地上,当然不是再去叫嚣,路西法也厌烦那样做,它喜欢找人玩(虽然一般都是自己整别人),这次,它把主意打到了米迦勒的身上,它每天来观察米迦勒的举动却意外地引起了米迦勒的注意。

“我说,你每天来我这儿干什么?”米迦勒难得开了金口。

“观察你。”路西法只是说了三个字,它觉得没有必要给整蛊对象透露太多信息。

“你为什么要观察我?”米迦勒有些疑惑,一条蛇不仅不怕它还每天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它。

“我觉得你是个很好的观察对象。”整蛊的对象。路西法内心补充道

米迦勒听了之后觉得自己对这条蛇挺感兴趣的,也就默认了路西法的举动,或许它觉得路西法所谓的“观察”,就是瞻仰,能得到大家的瞻仰,这样的感觉对于米迦勒来说很棒。

心情不错的米迦勒偶尔会和路西法聊上两句,也许话题比较投机,路西法忘记了自己要整蛊米迦勒的事。生活就这么安定的过着。

直到有一次,路西法和米迦勒争吵了起来,因为一个“父亲更爱谁”的问题。一旦发生争吵自然免不了会打架,不过毕竟米迦勒是一只鹰,路西法打不过它,它身负重伤后逃离了现场,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没有见过路西法,一条蛇想要隐匿自己非常容易,加上米迦勒也没有再想找它麻烦的意思。这事儿就这样平息了。

然而,路西法心有不甘,它仍旧觉得米迦勒太过自傲,而且父亲更宠爱自己,毕竟在夏天,自己冰凉的身子简直就是最佳制冷器。它决定去找加百列帮忙。

“好久不见啊,小路,养的如何了?”加百列正站在一根小木棍上,突然看到路西法朝它这走来。

“加百列,我要你帮我个忙。”

“哦,不,我不会同意的,小路。”加百列看着路西法的眼睛,马上明白过来它想干什么。

“我说加百列,我又不是要你去冒险,我只是让你帮我去整一下米迦勒那自傲的家伙。况且,你的这些本事可都是我传授的,怎么样,帮兄弟我一个忙吧?”路西法吐着蛇信子,说道。

“听着,小路。我只是‘鹦’,而他是‘鹰’,咱俩等级不是一个级别的,我不想掺进你们当中。”加百列真搞不懂为什么他们俩争吵非得拖自己下水。

“小加,我需要你同意,只是整蛊而已,我并没有让你去单挑米迦勒。”

加百列盯着路西法看了会,这条蛇简直和伊甸园的那条蛇如出一辙,恐怕自己不答应,这家伙还会来烦自己。

“那么好吧,我同意帮你去整一下他。不过我并不喜欢到时候这事儿扯到我身上。”加百列带着警告性的语气说道。

“很好。”路西法扭了身子,便离开了。

“小路啊小路,你还是嫩了点。”后半句话自然是加百列故意说的,因为整个庄园加百列和路西法是公认的“整蛊专家”,如果路西法还在“养伤”,米迦勒被整的事情只会落到自己头上,这如意算盘路西法倒是打得啪啪响。不过加百列并不打算自己去,它得找一个看上去最没攻击性的动物去做。

 

“所以,后来你就被无辜选中了。”巴萨泽尔一边放轻步子快速穿梭,一边回应着背上的Castiel。

“我想不是无辜,加百列一开始就看准了我,这家伙真是,虽然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Castiel皱着眉,原本就囧囧的脸看上去更甚。

“我更不明白你为什么选择‘圣火’(其实就是火,动物都比较怕这个)。”巴萨泽尔想翻一个白眼,就考虑到Castiel看不到也就放弃了。

“这个……我不故意的,毕竟我实在想不到老鹰会害怕什么,我只是让它的毛烧了几根而已……”Castiel的声音变轻了,恐怕它还在内疚这件事。

“是,是,烧了好几撮毛,然后不巧被路西法撞见以为你要谋害它兄弟,然后没差点对你用上毒液,因为路西法本意不是想伤害米迦勒。”巴萨泽尔无奈的接口道。

“加百列不应该把这项任务交给我,我并不适合。”Castiel叹口气。

“噢!Cass,有时候我真觉得你的智商没上线过。”巴萨泽尔郁闷的吐槽了一句。

“别说那么多了,今天晚上加百列被父亲锁住了,我们做起来会方便一点。”Castiel看着周围的景物正在快速的往后掠过。

 

 

“嘘,轻点声,加百列很容易被惊醒。”巴萨泽尔提醒道,它是一只猫,本身动作就没什么声音,而且它今晚特地用某些东西掩盖了自己的味道。

“我知道,你快把颜料准备好。”

“不过应该选什么颜色好呢……”巴萨泽尔可是把所有的颜料都偷来了(这些颜料是庄主的孩子们画画用的),加百列原本就是白色的,不能用白色。鹦鹉也有绿色的,所以绿色系也pass掉。

“我觉得黑色不错。”Castiel在一旁突然提议道。

“黑色?哇哦,变成一只八哥?”巴萨泽尔想了想加百列变成一只黑鹦鹉的样子,那真搞笑。

“八哥是什么?”Castiel听到一个陌生的词汇,歪着脑袋问道。

“败给你了,现在不是什么科普的好时间,有空兄弟我好好帮你普及普及。”巴萨泽尔拍拍Castiel的小肩膀,说道。

“其实混色更好,现代艺术中也有人会融入这一点,更具视觉效果……”Castiel一板一眼的,但说出来的话让巴萨泽尔没差点掉下巴。

“Cass,我决定要把你培养成一名优秀的整蛊专家,哦不对,是优秀的、具有艺术天分的整蛊专家!”巴萨泽尔的双眼原本在夜里就会发亮,现在更加闪亮了,他看着Castiel沉思的脸,仿佛看到了整蛊大道未来的希望……哦不,偏题了。

“什么?这句话我是从电视上看到的,人类总喜欢这样说。”Castiel不明白为什么巴萨泽尔那么兴奋。

“天哪,Cass!”巴萨泽尔瞬间像蔫了一样,一爪子拍在自己脸上。

“时间不多了,我们尽快吧。”Castiel手短没办法拿颜料笔,它就负责帮巴萨泽尔递颜料。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晚比较走运,俩人一直忙活到结束。加百列竟没有醒。

“感谢上帝,我们成功了!”巴萨泽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视线瞄到加百列背上的几个字母,米迦勒。

“为什么不是‘路西法’?”Castiel问。

“Cassie,整蛊这事你还嫩了点,写上米迦勒可比写路西法效果更好。”巴萨泽尔摸了摸龙猫软绒绒的毛,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好吧,那么我们该溜了,加百列醒来就麻烦了。”

“小巴,我想明天早晨加百列的脸色一定会如同他身上的颜料那样五颜六色的。”Castiel的这句话让正在往回跑的巴萨泽尔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

“What the hell?!”巴萨泽尔真的想问一句,他的Cass是不是黑了?

 

 

第二天,早晨,确实听到意料之中的大叫声,然而真实情况真的是加百列在大叫吗?

 

“哦,哦,Castiel和巴萨泽尔真是调皮,居然把整蛊的主意打到我头上了。”加百列看着被锁着的无辜的另一只鹦鹉正在惨叫着,啄了啄自己的翅膀。“这样的杰作连我都要赞叹了。嗯,那个单词写的倒是不错,看来是小巴的手笔。”

“抱歉啦老兄,怪只怪你睡得太熟了。”加百列好心地帮它解开脚链,就看到它一脸奔丧般的表情飞了出去,不,准确说是走了出去,或许是颜料用得太多,凝固之后加重了翅膀的重量。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