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语语语

Priest皮皮一生推。魔道/天官赐福。国漫。盗墓笔记。企鹅号330443001

© 阚语语语
Powered by LOFTER

Bobby的宠物店

(一)温丁丁的日常


温丁丁是一只有这一双漂亮的绿眸子的黑猫,但是它一点儿也不喜欢自己是一只猫,因为它对自己过敏!没错,就像有些人类对猫过敏一样,它该死的也得了这种毛病。

“啊切!啊切!”瞧,它又在打喷嚏了,抹了抹湿湿的鼻子,猫脸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喵喵!”(此译为:Damn it!)
它的主人是一家宠物店的店长,Bobby。虽然他是个有些邋遢的男人,但是对于小动物特别有爱心。他尤其喜欢丁丁,但是对于丁丁这个毛病他也无可奈何,或者说至少粗心的他根本不知道丁丁是因为过敏才打喷嚏而不是因为感冒,所以那些感冒药对它根本没用!他也有想过带丁丁去宠物医院,但是丁丁在去过一次之后就像抓了狂一样,最后Bobby只好放弃了。由于丁丁的“怪异现象”,好多客人都不愿意领走它,久而久之,Bobby便打算留着自己养它。丁丁还有一大特点,它从来不吃猫粮,它喜欢吃派,是的,你没看错,一只爱吃派的猫。
“Oh!傻猫,你应该多吃点猫粮,派会让你生病的。”Bobby不止一次这样对丁丁说。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不给丁丁吃派(不再购买或者放在它不知道的地方)。但这没用,丁丁也是只倔猫,发现自己的食物中没有派就干脆不进食了,甚至玩起了离家出走。当Bobby拿着派(当然是用来“道歉”的)千辛万苦在一条小巷里找到丁丁时,却发现它和一只母猫搞在一块正你侬我侬中呢,额,当然,丁丁的鼻子还在不停的流鼻涕。气的Bobby走到它面前摔下手里的袋子就骂道“Son of a bitch!你就好好待在这儿享受你的"甜蜜时光"吧!”
丁丁被吓的惊叫起来,它没有料想到Bobby居然能找到它。而和它调情的母猫早就不见踪影了。
丁丁看了看地上的袋子,里面露出半截盒子,是派!它又抬头看着Bobby远去的背影,绿色的猫瞳里闪过一丝愧疚。它朝着那个背影轻轻叫了两声,但是Bobby没有回头,他是真的生气了。无奈,丁丁思索再三,它衔起了地上的袋子,屁颠屁颠的跑回了宠物店。
此时丁丁非常庆幸自己对猫过敏,它带着满是鼻涕的鼻子,露出一双像沾了水一样湿润的绿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Bobby,Bobby抬头咒骂了一声之后,只是对丁丁教育道“下次不要随便离家出走,别总是让我去为你操心。”丁丁知道他不再生气了,它咬着袋子跳上了桌子,用爪子推了推Bobby的手臂,眼睛看着袋子。“丁丁,这是你的,吃吧。”丁丁没有动,还是看着Bobby,“败给你了,那就一起吃吧。”
丁丁的绿眼睛里划过一丝狡黠,乐呵呵的和Bobby一起吃起了派。看来以后自己顿顿都有派吃了!丁丁半眯着眼睛满足的舔了舔爪子,又俯身弓背伸了个懒腰,欢快的想到。





(二)之三米的到来

“汪!”一声短促的犬吠声打破了宠物店少有的安静,来人是一位女士,她牵着一条狗,Bobby一看就知道是拉布拉多,这种犬性格温和且没有攻击性,照顾起来相对方便些。

“你好小姐,能为你服务什么?”Bobby询问着对面的女士。

“你好,我家的狗想在您这托管两周,我们打算举家出游,所以并没有时间照顾它。”她摸了摸拉布拉多的头,后者亲吻着她的手掌。

“当然,托管在我这儿你可以尽管放心,来这儿做个登记吧。”Bobby拿出一本小册子,这上面全是客人寄养/收养宠物的记录。

“原来它叫三米,瞧这小伙子多健壮。”Bobby拍了拍三米的脖子,微笑着说。

女士蹲下对三米说:“三米乖乖待在这几天,我会来接你的。”然后向Bobby打了声招呼,“那么三米就拜托您了,再见。”

“好了,那么现在带你熟悉一下环境。”Bobby摸了摸三米的头,示意它跟着自己。

 

丁丁正在吃派,发现Bobby带着一条很大的狗走过来,它本能的有些害怕,但是它不想那只大型犬抢了自己的食物但又来不及移动盘子,于是它弓着背嘴里发出几声低沉的猫叫声,这是在警告对方。Bobby注意到了,打算出声安慰丁丁,但是三米略先跑了过去,它用鼻子嗅了嗅丁丁,轻轻叫了两声。但丁丁被吓坏了,它尖叫着跳上了桌子,它真的非常不喜欢狗狗身上的味道,即使它能感觉到它对自己没有恶意。

“好了,好了,三米回来!瞧瞧丁丁被你吓到了。”Bobby及时出声叫住了三米,三米在原地打了两转又看了一眼桌上的丁丁,回到了Bobby身边。

“小伙子,丁丁可是一只猫,你这样虽然没错但是会吓到它。过几天你再去和它接触吧。”Bobby边给三米喂食物边说道,不过他有些好奇三米为什么吃的不多,或许是之前它主人给它喂过了吧。这是Bobby最初的想法,不过后来事实证明,别看三米是个高大个,但是在吃量上根本只有普通拉布拉多的三分之二,不仅如此,它还特别注重“营养”,Bobby此时觉得店里又来了一只特殊的宠物。

这些天,三米一直会去找丁丁,但是它每次都改不掉见到丁丁就想扑上去的行为,害的丁丁好几次都只敢躲在Bobby怀里吃派(因为三米不会往Bobby怀里跳)。

终于有一天,丁丁主动去找了三米,当三米又想扑倒它时,被丁丁狠狠地用眼神勒令住了。三米有些失落,它的叫声从欢快的汪汪声也变成了小声的呜咽,耳朵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动着,停在原地。丁丁看到这一幕心有点儿软,“我不是不喜欢你,这只是我的本能。”丁丁朝着三米叫了两声。

听到这,三米的眼睛突然又亮了起来,耳朵扑扇得快了起来,“嘿,你好!我叫三米。”三米向丁丁打招呼,这算是它们第一次正式交谈。

“我知道,我叫温丁丁,上次你第一次朝我扑来,我以为你要抢我的派呢。”丁丁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它要保持自己的身上随时是干净的。

“温丁丁?那我能叫温三米吗?”三米伸出舌头,它想舔舔丁丁,它喜欢丁丁那双金绿色的眼睛。

“What?”丁丁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三米的意思,就被三米舔了一脸的口水。

“Oh!Damn it!”丁丁整个鼻腔里都充斥着三米狗的口水的味道,这可真不好闻。

“Um…抱歉,一不小心就……我实在太喜欢你的眼睛了,金绿色的好漂亮!”三米充分发挥自己的狗狗眼技能,它知道丁丁肯定会原谅它的。

丁丁刚想炸毛却因为听到三米的好瞬间火气消了点,它抹掉脸上的口水,然后一把擦在三米的身上,“小子,下次注意点!还有,你刚才说什么,温三米?”

“嗯哼,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也许,同一个姓有助于做朋友?”三米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它觉得自己可以叫温三米。

“好吧,那么三米,我要去吃派了,你跟吗?”丁丁迈着轻盈的步子朝外面走去,它顺便邀请了三米。

“谢谢,但我并不喜欢吃派,我喜欢色拉。”三米说,但他还是跟着丁丁去了。

“老天,我第一次见到喜欢吃素食的狗,你可真够奇葩的。”丁丁将嘴巴塞的满满的,但它仍有空间用来说话,这让三米大开眼界。

“Dude,作为一只猫喜欢吃派我也是第一次见。”三米同样“回击”道。

丁丁不再理它,现在最重要的是吃派。

 

虽然一只是猫一只是狗,但是它们的关系越来越铁。才一周的时间,丁丁已经不愿意回原本的猫窝睡觉了,它喜欢靠在三米身边,大型犬的身上总是很暖和。虽然三米和丁丁的时差不同,但是它总是在午觉时间停下玩耍,让丁丁可以靠着它睡觉,这也已经成了习惯。在丁丁睡觉的时候,三米总会盯着它看一会,黑色的猫毛很有光泽,它喜欢蜷缩成一团,三米偶尔还是会忍不住去舔丁丁,但是睡觉中的丁丁只是用爪子轻轻拍拍三米的脸,却没有过激反应,这让三米兴奋了好久。

 

 



(三)之Castiel的到来

在三米来的第八天的午后,宠物店又来了一位新伙伴,它是一只龙猫,但有个奇怪的名字,叫Castiel。Bobby将它放进笼子里的时候,三米和丁丁正在暖暖的太阳底下午睡,所以它们并不知道Castiel的存在。

“Hey,三米,你看!”丁丁睡醒后第一件事便是找Bobby要派吃,它路过那些笼子的时候发现多了一个,它小心地走上前去,发现里面呆着一只长得像老鼠但又像猫的灰色小动物,他发出两声猫叫,把三米召唤过来。

“Wow,我想它可能是一只龙猫。”三米打量了一下笼子里的Castiel。

“嗨,我叫丁丁。”丁丁想和它打招呼。Castiel静静地看了丁丁一会,一动不动,忽然叫唤了两声,声音很低沉,让丁丁吓了一跳。。

“Hey,它干嘛朝着我叫?”丁丁看到Castiel低沉的叫唤着,它的尾巴下意识维持了平直,而且整个毛发倒竖,这是丁丁发出了警告。

“别紧张,丁丁,也许它没有恶意。”三米顺着丁丁的毛,试图劝阻丁丁想要扑上去的冲动。

“看看它那样,傻乎乎的样子,或许它根本没有和我们交谈的打算,我还是去吃派吧。”丁丁舔着自己的嘴巴,这显示出它有些烦躁。

“Hello,丁丁。Castiel,我的名字。”Castiel突然出声了,仍旧是低沉的声音。

丁丁情绪还没平静下来,它没有理睬Castiel,甚至把三米都丢下了,自己跑着去吃派。

“Um,Cas,你好,我叫三米,是丁丁的好朋友。”三米看着飞快跑走的丁丁,无奈的摇摇头,它矮下身子,友好地向Castiel打招呼。

“Hi,三米。”Castiel说完,便不再出声,它闭上了眼睛,它有些累了。

 

一开始,Castiel并不怎么合群,丁丁和三米每天都会去找它,其实是三米想要去,丁丁一开始不愿意,但是三米说它那天的行为很不礼貌,应该去道个歉。当然,道歉肯定不可能,不过Castiel并没有介意这么多。这倒让丁丁对它有了初步的好感。丁丁其实不讨厌Cas,既然第一次是误会那也没必要再去死磕了。如果可以的话,它想让Bobby把它放出来,丁丁有点儿想摸摸Cas身上的毛,那看起来似乎很柔软。巧的是,丁丁的愿望可以实现了,宠物店又来了几只新宠物,但Bobby的笼子暂时不够,见Castiel很乖巧便把它放了出来。其实Bobby知道丁丁很喜欢这只龙猫,虽然他觉得一只猫、一只狗加上一只龙猫,这种组合还真是不多见。

 

“Cas,你从哪里来?”丁丁将自己的派分给了Castiel,但后者摇了摇头,表示不爱吃这个。

“我不记得了,我原本是和其他兄弟一起的,但是后来我们走散了,我想我原本呆的地方似乎叫Heaven的庄园里。”

“别担心,也许你还能见到你的兄弟们的。”三米出声安慰,它温顺的性格安慰起来更容易让别人接受。显然,Castiel的表情没有那么苦了。

“谢谢。”Castiel点点头,它的眼睛看上去像没有完全睁开一样,总会给人一种很柔弱的感觉。

“Cas,我真有点儿羡慕你那身光滑柔软的毛,我简直爱不释手。”丁丁摸了摸Castiel的后背,一脸享受的说道。

“Cas,你会玩球吗?”丁丁问道,它之前一直在和三米玩球,滚来滚去特别有意思,三米虽然体格很大,但它总会让着自己。丁丁也想让Castiel加入,三个人玩也许更热闹。

“我,我没玩过。”Castiel难得脸上有了点表情,虽然是尴尬的。

“没关系,我们可以教你。”三米也积极地帮助丁丁一起安利。

于是,宠物店后面的一小块空地上,三个人欢快的玩着球。Castiel学得很快,丁丁和三米只是在它面前演示了一遍,Castiel就能试着玩了。“Good!Cas,你真聪明!”丁丁将球传给了它。

“龙猫天生爱玩。”Castiel摇了下蓬松的尾巴,这球对它来说过大了,它推着球没办法看路。

“Oh,Cas,你撞到我了。”三米将球移开,让Castiel看到前面的路,还好Castiel的气力不大,否则自己的肚子要疼了。

“抱歉,三米。”Castiel轻轻道了歉,“这球对我来说有点儿大了。”

 

“Hey,boys,过来吃东西了。”Bobby招呼它们三个过去,三个食物器皿,分别是丁丁的派,三米的色拉以及Castiel的谷物,或许,只有Castiel的食谱是最正常的了。Bobby再次感叹自己的店里究竟养了多少奇葩。

丁丁迅速拿起一个一块塞进嘴里一点儿都没有猫咪的优雅,三米则是将头埋在盘子里开始慢慢吃它的“营养餐”,Castiel坐立着用前肢小爪抓取食物一点一点地食进,三只动物三种吃相,甚至能反映它们的性格。Bobby蹲着,看着它们进食,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他很高兴即使三种不同的动物仍旧可以建立友谊,这叫什么,跨种族友情?

于是,继三米之后,宠物店终于来了一位看着正常点的宠物了,当然得撇开Castiel那低沉的叫声。

 

 

 

(四)之谁在恶作剧

最近宠物店里鸡飞狗跳的,最倒霉的便是丁丁和三米这两只了。每次丁丁和三米要准备去吃Bobby为他们准备的食物时却陡然发现盘子里居然是空的,爪子挠了挠盘子面,是像放过食物的样子啊。然后俩宠物带着满头雾水找Bobby要食物,却换来Bobby不耐烦的一句:“Come on,boys!给你们准备的量已经很多了,少吃点吧。”丁丁气得尾巴都炸毛了,其实也不能怪Bobby,这两天宠物店不知道被什么“袭击”了,Bobby忙着处理这档子事呢。性子好的三米舔了舔丁丁的脸,安慰道:“我们还是找Cas要点谷物吧。”“谷物谷物,我们已经连续吃了两天的谷物了!别忘了我们都是食肉动物!不行,我一定要找出元凶给我的派和你的色拉讨回一个公道!”丁丁义愤填膺的说道。

丁丁和三米决定舍弃晚上的这顿食物,连夜守在自己的食物器皿旁边,意图抓到捣蛋的家伙。只是丁丁肚子非常饿,它一直盯着盘子里的派直吞口水,而三米毕竟不是夜行动物,守着守着两眼一闭,脑袋就枕着前腿睡着了。“Hey,别睡过去!万一是个大家伙我得靠你帮忙。”丁丁小声的叫道。三米只好将眼睛睁的大大的以防自己在睡过去。

就当守得连丁丁自己都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些动静,丁丁动了动耳朵,“嘘,你听。”三米也竖起耳朵仔细听,“Uh…好像是翅膀的声音。”三米猜测性的说。“它朝我们这儿来了,注意!”丁丁也觉得应该是鸟类,那么就是它的猎物了。翅膀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丁丁做好扑向它的准备,而三米负责看护食物。“喵!”丁丁大叫一声跳起来,快扑到了!结果事实往往出乎意料,就在丁丁离它只有那么几厘米的时候,那只鸟突然往旁边一闪,丁丁由于惯性继续往前“飞”,“三米!注意它朝你飞去了!”丁丁不忘大喊一声,然后光荣的摔回了地上,当然这点高度对于丁丁来说不成问题,它是猫嘛。三米朝着那只鸟龇牙咧嘴,发出警告的低吼声,但那只鸟似乎完全不怕它。那只鸟在三米的眼睛周围扑腾了几下,三米一时间被挡住了视线,爪子不自觉的放开了护着的食物,它得甩开眼前这只烦人的鸟。来回几下,三米终于摆脱了那只鸟的攻击,低头却发现丁丁一脸“我们又被耍了”的表情,“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的食物又遭殃了…”最后半句话三米几乎是“艰难”着说出来的,它的表情也不太好,这次连它也生气了,它一定要知道这只鸟到底想要干什么。

后来,丁丁和三米又尝试了“古老捕鸟法”,用一根小棒子支撑着一个塑料碗(好吧,别问它们为什么不是箩筐或者什么的,你们懂的),里面有放了好多事物,有它们的派和色拉(当然只是小部分,不然还傻到会再拿全部的做诱饵吗!)丁丁甚至还问了Cas要了点谷物,本来Cas问丁丁要不要让它跟着去,但被丁丁拒绝了,人多反而会使场面混乱。

还是深更半夜,老地方蹲着点。“Damn it!这次不能放过它,耍我们很好玩吗!?”丁丁说完看了一眼被用作诱饵的派,即使一小点它也肉疼!

果然,它们又听到一阵翅膀扑扇的声音,这家伙就那么胆大吗?丁丁和三米的内心同时想到。不过它们还是集中精神,经过昨天的教训,它们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当那只鸟靠近事物的时候,它们默念倒数然后迅速,然后拉绳。当它们心里暗叫“成功了”的时候,却又发生了意外,不知从哪儿窜出一只猫打翻了塑料碗,将里面的鸟放了出来。丁丁和三米见形势不对,互相对望一眼,三米开始大叫,叫声很响,把Bobby弄醒了,他骂骂咧咧地走出来开灯,却突然发现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Son of a bitch!搞什么鬼?”由于人类的介入,那两只动物的品种也就此揭晓,原来是一只漂亮的白毛鹦鹉和一只暹罗猫。

“Oh,原来就是你们这两个小家伙这两天一直在我的店里捣乱啊,把我笼子的锁全都打开,害得我抓那些小家伙进笼子都来不及,还叼走我的记录册可让我一顿好找啊。”Bobby看着地上散落的食物和打翻的支架还有塑料碗,似乎明白了什么:“丁丁,三米,看来是我误会你们了,明早给你们弄顿丰盛的早餐。”他伸出手摸了摸丁丁和三米的头。

“老头儿,见过我家Cassie没?”,那只鹦鹉开口问道,没想到它们还没跑。

“Hey,对我尊重些,你以前的主人就是这么教你说话的吗?”Bobby心情不爽的回道。

“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是来找Castiel的,巴萨泽尔闻到了它的味道。”鹦鹉不耐烦的解释道。

“Dmn it!你们要找就不能正常点找人吗?非得还弄点恶作剧出来,又不是什么要隆重表演,还‘前奏’吗?”Bobby继续说道,“照你们这样的态度,我完全可以让丁丁和三米把你们轰出去…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Castiel会被我送走,你们再闹我也没用。”

鹦鹉和那个被称作巴萨泽尔的暹罗猫都没有说话,它们似乎在衡量利弊。Bobby冷笑一声,动物想和人比智商?

“加百列,巴萨泽尔。”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插进来,在沉默的环境下显得尤为突出,是Castiel。

“Hey,Cassie.过得怎么样?”最先问候的是巴萨泽尔,它踏着猫步走到Castiel面前,替它顺了顺毛,这引来了丁丁的不爽。“Hey,我说!别去碰Cas的毛!”丁丁看到同类完全没有高兴的意思,它当然高兴不起来,这俩家伙可是偷了它们食物的的小偷!现在居然这么明目张胆毫不愧疚的随意和Cas打起了招呼,这让丁丁非常不爽。

“哦?我和Cassie可称得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你和它只不过刚认识不久,我这么做有什么错吗?”暹罗猫是高贵的猫种,它有些本能的看不起丁丁这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黑猫,虽然它的那双绿眼睛很漂亮。

丁丁一下子被噎住了,它躲进了三米的怀里寻求安慰。

“我说过我已经不想回去了,而且我在这儿生活的挺好。”Castiel面无表情地说道。

“Cassie,我知道你在生父亲的气,但是现在Heaven庄园有些…麻烦,你必须回去一次。”巴萨泽尔劝道。

还没等Castiel回答,丁丁着急先对着Castiel喊道:“Cas,不要走好吗?我们需要你,我需要你…Cas!”丁丁有些害怕Cas真的会跟它们走,它虽然没明白它们所谓的庄园是什么,但是丁丁觉得Castiel留在这儿肯定更快乐。

“庄园的事,我知道一些,”Castiel沉缓的说道,“只是我们回去能做些什么?”

没有人回答它。

Castiel继续说,“我们的原因不同,但我们都不是愿意回去的,庄园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庄园了,父亲已经没心思照管了。”Castiel说到这,眼里满是失望与失落,毕竟他曾经那么爱他。

“我只想留在这儿生活,你们仍旧可以在外漂泊或者也找一个归宿。但你们不能改变我的心意。”Castiel最后一次重复道。

“Well,小巴,我看我们也不用打扰它的生活了,就像它说的,我们都是在逃避,曾经我们都爱自己的父亲,爱着庄园,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我想即使我再想得到父亲的宠爱也不可能了。”加百列啄了啄自己的翅膀,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巴萨泽尔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它的尾巴轻轻下弯,然后又上弯至末端,这是放松的状态,他妥协了。

“那么好吧,Cassie,我们答应你不再来找你,你就在这儿好好生活吧。”巴萨泽尔语气带着惋惜,它还是很希望Castiel愿意和它一起走,但是它从那只黑猫的举动中看到了Cassie已经和它们打成了一片,也许他们再晚来点Castiel更加不愿意走了。



(五)之Heaven庄园

时间回到几个月前——

“Cassie,你确定要跟着我们一起溜吗?”巴萨泽尔再次问了Castiel一遍,它实在不敢相信像Castiel这样的乖宝宝居然也跟着学坏了。

“Hey,别用溜那么难听的单词,Castiel可从来不是个乖宝宝。”一旁的加百列扑扇着小翅膀反驳道。

“Castiel学坏可不是我的责任,要知道你俩一出生就待一块了。”加百列又补充了一句,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而作为当事人的Castiel却一言不发,任它的两个兄弟在那互相斗嘴。

“Hey,你看它又一副囧样了,肯定是你勾起了它的罪恶感。”加百列朝巴萨泽尔的头上啄了一下,随后巴萨泽尔也朝它拍去一个猫爪。

Castiel恍若与它们俩隔离了,它一直在沉思一个问题,倒并不是在意溜走这回事。只是它一直没想通为什么父亲突然间就不再照顾它们了,它仍旧记得三天前的事……

“Hey,boys,我得宣布一件事。”说话的是这个庄园主人(Cas它们口中的“父亲”)的代理者。

“你们的…uh,父亲说他没办法再管理这个庄园了,所以现在,由我来代替他照顾你们。”代理者看着他眼前这群小东西,说道。

对于父亲的突然离开,所有人都表现出不同的情绪,有惊讶的、有惋惜的,但更多的是像Castiel这样疑惑的。但他们也没有要去刨根问底的打算,对它们来说只是换一个管理者而已,只要有吃有睡,日子照常过。

而Castiel是曾经它的父亲所喜欢的一只龙猫,它记得它的父亲再给它喂食时总会帮它顺毛,然后一脸慈祥的微笑着。Castiel那时候还很小,但它一直记得它的父亲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他爱着他的每一只小动物,哪怕像加百列这样非常令人费神的,他都能宽容它的捣蛋。

或许新的“父亲”没有什么两样,但始终没有什么感情,他不会像原来的父亲那样亲自给它们喂食,然后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它们,偶尔还会和它们说说话,即使它们不会说话。新父亲只是把食物丢进笼子里,然后漠然离开,甚至有些小动物都生病了他也不会精心照顾它们。

逐渐地,庄园里的小动物们开始不再和平相处。也许是新父亲不能很好的知道每种动物应该给多少食物,导致很多胃口大的孩子们都吃不够,然后它们开始去抢其他孩子们的食物,一旦发生抢食现象就避免不了发生打斗,好多动物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点伤。

庄园里年纪最大的是米迦勒,管理部分小动物是它的职责,但是它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它的弟弟路西法还整天帮倒忙,路西法最喜欢看动物们掐架,它甚至还会在一旁唆使,这让米迦勒头疼不已,他寻求加百列帮忙,却得到加百列的“Sorry,我向来只是看戏的。”拒绝掉了,后来它只好去找Castiel,Castiel倒是同意了,但就因为答应的太快让米迦勒一度觉得Castiel这种性格能不能胜任,不过在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在Castiel上任的几个月后,终于让一部分动物臣服于它了。但它还有个死对头,拉斐尔。还有一部分人想跟着它,虽然Castiel一直没想通为什么也有人愿意拥护那只死板的大黑狗当首领。如此,整个庄园,撇开米迦勒和路西法,以及不参与的加百列,分成了两大派,已经到了见面就打的地步,而因为Castiel只是一只龙猫,它没什么打斗能力,每次和拉斐尔“交战”,它总是伤得最重的那个。然后被丢回笼子里自我默默的养伤。他的好友巴萨泽尔经常会来看它,安娜和乌列偶尔也会来,给它带点谷物。Castiel默默的收下了,然后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打败拉斐尔。

后来,经过几个月的交战,Castiel在加百列和巴萨泽尔的帮助下(别问为什么加百列突然愿意出面了),终于打败了拉斐尔,这这中间还发生了段插曲,Castiel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受控制的狂躁起来,它甚至撕咬起来拉斐尔的余党,幸亏被一旁的巴萨泽尔和加百列阻止了,但巴萨泽尔也因此受了伤。而拉斐尔因为伤势太重,没几天就死去了。不过那位新父亲似乎没什么表态,他甚至没有追究拉斐尔的死亡原因。这让即使是打败它的Castiel都不免感到新父亲的冷血。

不过当Castiel以为庄园终于可以恢复宁静的时候,却意外听到它们的新父亲不想再照顾它们了,他打算卖掉这个庄园,而对于怎么处理它们Castiel没有听清楚,或许不至于杀了它们……它的眼里不再有光,它感觉自己要被再次抛弃了,即使它不怎么喜欢这位新父亲。但Castiel还爱着这座庄园,这里还有它的兄弟姐妹。它将这个消息告诉庄园的所有动物时,本以为它们能和自己有相同的想法。

它们都认为“还是听新父亲的安排”。

这让Castiel感到绝望,它从不认为那个新父亲会好好待它们,一味的只知道听从他的安排,只怕没有什么好日子了。

“为什么它们就不明白……”Castiel看着笼子外面,喃喃道。

“那么,和我们一起走怎么样?”巴萨泽尔的声音突然响起,但语气不知是玩笑还是真话。

“离开庄园吗?离开我们生活了那么久的地方?然后我们去哪里呢?一直漂泊流浪直到有人愿意收留我们?”Castiel脱口而出了好几个问题,这些都将成为它们离开的障碍。

“Wow,Cas,看来你是有这个打算了?”巴萨泽尔一挑眉,它的尾巴微微举起并轻轻弯曲(这个动作是表示很感兴趣)。

Castiel凝视着巴萨泽尔,不反驳也不认同,它的眼底还有一丝顾虑,这使它犹豫而做不了决定。

“Cassie,我和加百列打算离家出走了,你要跟随时欢迎哦!我想,你一定也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吧?我能看出你和它们的思想是不同的,你正因为这而在烦恼,你不想弃它们而不顾,但它们却不领情……”巴萨泽尔很准确的分析了Castiel现在的内心想法。

Castiel抿了下嘴,它用尾巴把自己遮住,不再理巴萨泽尔。

“Come on ,你始终要做个决定的,别像个姑娘一样。”巴萨泽尔也不是有意要去催它给出回应,但它觉得Castiel是不同的,它不再适合待着这样的环境下,现在离开对它来说是个明智的选择。

 

Castiel决定要离开,这在巴萨泽尔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它能肯定Castiel终归会答应的只是它没想到只是一晚上的时间,Castiel就这么坚定的要跟这它们离开,看来自己的那番话起了很好的作用啊。

“你这叫唆使。”加百列看着暗自得意的巴萨泽尔忍不住白了一眼。

“反正我们终于带着Cassie逃离了那个禁锢地,你也认同Castiel根本不适合再呆那儿生活了,不是吗?”巴萨泽尔立即反驳,肉垫搭在了Castiel的背上,表示自己和Castiel可是多年的好友,怎么会唆使它呢。

总之,三个人趁着夜黑风高…不对,是趁着新父亲没来的这段时间,加百列帮它们打开了笼子,然后三个人偷偷摸摸…哦也不对,算是明目张胆的离开了庄园,反正有加百列这个整蛊大王在,谁敢上前拦路呢?毕竟,这里的所有动物几乎都被它恶整过啊,它甚至都没放过米迦勒,啊,这都是以前的故事了。

毕竟只是三只小动物,它们没有带够食物,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三人决定分开走,如果能找到住的地方那是最好的,如果不幸遇难……

“那么,我们就在这儿分开吧。”加百列没有飞起来,它已经很疲惫了。

“嗯,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碰面。”巴萨泽尔眼里伤过一丝不舍。

“我们都尽量找到愿意收容我们的地方,我不希望以后听到你们都不在了的消息。”Castiel严肃地说道。

“哈哈哈,瞧我们Cassie还是那么善良。”巴萨泽尔笑了起来,它自己也希望能活到三个人重新见面的时候。

“再见。”三个人互相到了别,朝三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六)之三米要离开了

“叮零。”宠物店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女士。

“Bobby,好久不见。”女士朝坐在椅子上的Bobby微笑了一下。

“你好,女士。是来接三米的吗?”Bobby起身,拿出了记录手册,“三米真是个乖孩子,它和这儿的伙伴们玩得很愉快……”

“我想三米也许更愿意呆在这儿了。”女士打趣道。

“噢,我去把它领出来,这会儿肯定玩得开心着呢。”Bobby让她等一会,自己走到后院。

“三米,过来!”Bobby招呼正在和丁丁、Cass玩耍的三米,“小伙子,你家人来接你了。”

三米一听,先是高兴的叫唤了两声,但无意间回头看到丁丁它们时,脑袋又拉拢了下来,小声的呜咽起来,在原地打着转不肯往前一步。

“Hey,boy,你总得和它们分别的,但是我这儿欢迎你随时来玩,好吗?”Bobby知道三米是不舍得,但是三米不是没人领养的野狗,它总得回自己的家。

三米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丁丁和Cass,它们也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正跑过来看情况。

“Bro,你是要走了吗?”丁丁听到了Bobby说的话。

“丁丁,Cass,和你们玩很开心,我舍不得你们。”三米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不禁心生怜惜。

“三米,我会想你的。”Cass上前抱住了三米,虽然它只能抱住一只脚。

“Cass,我也会想你的。”三米低头舔了舔Cass。

“得了,道个别还这么扭扭捏捏的,三米你真像个女孩子。”丁丁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它也抱住了三米,毕竟这个大家伙陪伴了自己两周。

“好了,孩子们,时间到了,我该带它去见它的主人了。”Bobby看着这样的画面也不忍心拆散它们,他考虑着也许可以和那位女士谈谈。

“抱歉,让你等久了。”Bobby牵着三米走到她的面前。

“啊,三米,有没有想我啊?嗯 ?”女士弯下腰,摸了摸三米的头和脖子。

三米叫了两声,舔了舔她的手掌心。

“谢谢你,Bobby。三米被照顾得很好!”女士真诚向Bobby道谢。

“不用客气。”

“我想三米很喜欢这里,以后有机会我带他来看你。”

“噢,三米喜欢的可不是我,这儿有两位它的伙伴,它更愿意经常来看看它们。”Bobby笑着摆摆手。

“好的。我该走了,再见。”女士点点头,向Bobby道别。

“走好。”

 

 

“Cass,三米这个大家伙走了之后就冷清许多啊。”丁丁正在吃着派,突然又停下来,说道。

“丁丁,我们都会想它,Bobby也说过三米或许哪一天会来这儿看我们。”Cass盯着丁丁看,试着安慰它,即使后者看起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算了,反正它是有家的,我们只是被收养的。”丁丁又埋头开始吃派,也不再理会Cass会说什么。

虽然三米走了,但是日子还得照常过,丁丁也并不是没有三米就一定要郁闷的活不下去,至少Cass还在。

“Cass,我觉得我们可以聊聊。”丁丁来到Cass的笼子前。

“当然,我很喜欢和你聊天。”Cass凑近丁丁。

“你知道…上次你的那两个同伴……”丁丁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就是,想了解一下,你知道我的意思。”

“你是想知道我的过去?”Cass替它整理了语句。

“是的,我有些好奇,你们所谓的‘Heaven庄园’……还有你们为什么要逃出来?”丁丁一直觉得Cass就像个谜团一样,从它来到宠物店之后就从来没有谈起过自己的任何事情,丁丁和三米都只认为它只是普通的流浪小动物无意间被Bobby捡了回来而已。但是那只鹦鹉和那只暹罗猫的到来让Cass的身世有了第一步的揭开。

“丁丁,虽然我并不想谈论这个,但你把我当作朋友对吗?”Cass低沉的语气就像划过玻璃的声音。

“当然,Cass,你是我的家人。”丁丁感觉Cass在散发着一种不安感,也许是过去的事情一直是它的阴影。

“我出生在那里,也在那里长大,我爱那里,我也爱我的父亲,只是这些很快就发生了变化……”Cass将自己的曾经娓娓道来,虽然语气没有起伏,但丁丁能感知到Cass的情绪会跟随它的讲述而发生变化,当它紧张时,它的尾巴会竖起来。

“It’s ok,Cass,放松。”丁丁朝着Cass喊道,它有些担忧。

“我没事,丁丁。”Cass似乎是缓了一会,才开口。

“丁丁,我…我想请你帮个忙。”Cass踌躇了一会,说道。

“什么事?”丁丁轻摇了下尾巴。

“我想请你帮我把巴萨泽尔找来。”

“What?!”丁丁显然被Cass的请求吓了一跳,“我不熟悉它的味道我怎么找它?况且,还不清楚它还在不在这镇上。”

“我知道,但是我有必须要找到它的理由。”





(七)之寻Bal记

丁丁答应了Cass的请求,现在正在找寻巴萨泽尔的途中。但它也很郁闷,那个它只见过一面的家伙,让它就这么去找简直就是大海捞针。而同时,它也开始猜测Cass找它那家伙究竟有什么急事?

丁丁四肢轻快的走在马路上,但它得小心一点,人类对于它们动物来说都是危险的。突然,它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它停下了脚步,抬头向某个方向望去,碧绿色的猫眼眨了一下,是三米!三米就在附近。它循着三米的气味追过去,然后在一家甜品店面前找到了它。

“三米!”丁丁欢乐的叫着,它跑过去扑到了三米的身上。

三米见到伙伴也很高兴,它伸出舌头舔了舔丁丁,将丁丁整张脸都舔湿了。

“嘿,guy!克制点!”丁丁摸了摸自己的脸,将脸上多余的口水抹掉,接着就迎来了对方一个大熊抱。

“丁丁,你怎么在这儿?”三米放开了被它抱得喘不过气来的丁丁,问道。

“说来话长了,我现在要去找巴萨泽尔,对,就是上次恶作剧的那只暹罗猫!”丁丁自顾自的说着。

“你要一个人去找吗?你知道它在那里吗?”三米有些担心的看着丁丁。

“Cass没办法亲自去找,它只能拜托我。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完全碰运气了。”丁丁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晃了晃尾巴。

“我和你一起吧?我的嗅觉可能帮到你。”三米动了动耳朵,说道。

“可是,你的主人……”丁丁略带迟疑地指了指甜品店里正在买蛋糕的那位女士。

“没关系,就算我‘走丢’了,她知道我会找到回家的路的。”三米咧了咧嘴,欢快的叫了两声。

“好吧,那么,快跟上!”丁丁说完,撒腿跑起来。

三米的主人并没有用绳子将它束缚住,所以它可以自由跑起来。

“三米,你能辨别它的味道吗?”丁丁一边跑着一边四处张望着。

“我们需要想想它可能会去的地方,现在,它还留在这儿的可能性极小,我们需要跑得更远。”三米冷静的分析道。

“Awesome,那我们应该往哪个方向去找它?”丁丁明显是有些不耐烦了。

“我不认为它会回它的家,而且它也不会往人多的地方跑,那么我们北上吧。”三米在地上嗅了嗅,想要找点蛛丝马迹。

“那就明早再走吧,我现在需要吃点东西再好好睡一觉。”丁丁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

“Um,dude,不是我想打击你,我们无法买新鲜的食物吃。”三米的狗狗眼无辜的看着丁丁。

“我知道,所以,不用再提醒一遍。”丁丁咧了咧尖牙,它非常不爽的叫了两声。

“抱歉,那么我们的晚饭?”三米呜咽了一声,它也肚子饿了。

“我有个好主意。”丁丁眨了下单眼,然后快速消失在三米的视线内。

“丁丁!”三米短促的叫了一声,但是丁丁已经跑远了。无奈之下,三米只好原地等它消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米终于听到了不远处的喵叫声,他动了动耳朵,是丁丁!

果然,丁丁逐渐从夜色中现出身来,三米眼尖的发现它嘴里还叼着什么。

“丁丁,你叼着什么?”三米闻出了是食物的味道,但不确定是什么。

“嘿嘿,好吃的!虽然没有弄到你要的蔬菜色拉和我的派,但是这些食物也够充饥的了。”丁丁有些得意的说,它用嘴打开袋子,里面几乎啥都有:谷物、面包、肉类、棒棒糖……

“这些……”三米有些诧异。

“有一些是人类给的,有一些是我去顺手摸的。”丁丁拿起一块小面包吃了起来。

“你说,你是偷的?”三米睁大了眼睛。

“嘿!别那么惊讶,我们只是动物,不需要有道德观念,更何况,现在是特殊时期没关系的。”丁丁白了它一眼,三米这家伙到哪里都那么“文明”。

三米甩了甩自己的头,两只耳朵跟着晃了两下,三米和其他的拉布拉多有点儿不同,它身上毛多又长,也不知道是主人不愿意打理还是三米自己不愿意剪,每次三米一跑起来,它身上的那些毛就会被风吹起来。虽然丁丁每次都会嘲讽它的长毛,有好几次还搬来了剪刀想帮它剪掉,结果三米吓得直接跑到了Bobby那里,整整一天都不敢靠近丁丁两米。那次事件以后,丁丁得到了两个结论:三米真的爱惨了它的毛;三米作为一只公狗简直太浪费了。

“好了,我们抓紧休息吧。”丁丁凑进三米的肚子,将自己蜷成了一团,它喜欢三米温暖而柔软的肚子。等丁丁入睡了,三米也闭上了眼睛。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在地平线,三米准时睁开了它的眼睛,而丁丁还在睡觉。三米用嘴巴推了推在自己怀里的那团肉球,“丁丁,该醒醒了。”

“啪!”丁丁又是一把掌拍在了三米的脸上。

“Bro,该去找巴萨泽尔了。”三米无奈的继续喊着,猫咪都嗜睡它也知道,但现在,用之前丁丁的话说,特殊时期。

“唔,老天!这真折磨人。”丁丁小声抱怨着,然后开始为自己清洁。

“好了,出发吧。不出意外,我们傍晚之前就能到达。”三米看着初升的太阳,说道。

 

 一路上它们都挺走运的,几乎没碰到什么危险,直到它们走到一片树林里。原始森林里的大树藤条相互缠绕,如同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网,也极似暗绿色的海底,温暖的阳光无法完全照射进来,只有一些稀疏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倾泻而下,森林静谧的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一样。偶尔松鼠咬落松子掉在地上,或者鸟儿扑棱打着翅膀,地上密密地长满羊齿草和蕨类植物,不时窜出野物。

“老天!这里太诡异了!”丁丁看着四周的景象,它仿佛都听到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

“但是这是北上的必经之路,我们只能继续前进。”三米和三米尽量挨得近一些,这里的氛围让它们感到一阵寒栗。

两只小动物走在弯弯曲曲的老参道上,周围的古树于它们而言如同高耸入云的巨人一般。它们都不自觉地放轻脚步,稳住呼吸,竖起耳朵倾听周围的情况。它们毕竟不是野猫野狗,很多方面没有办法与那些野生的相比,在这种阴森诡异的森林里还是小心为妙。

“按照常识,我们越走的里面,迷雾会越来越大。”三米轻声说道,“我们得尽量跟紧对方,在迷雾中走失是很难再重聚的。”

“我知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尽快找一个能栖身的地方,森林里一旦天黑下来就不能再继续前进了。”丁丁说道。

“这里雾气开始浓重了,恐怕我们已经很接近森林中心了。”三米抬头,视线穿过高大的古树,“这里太阳已经照不到了,实际上外面并没有天黑。”

风微微吹着,枝叶簌簌的响着,夹杂着鸟儿扑扇翅膀的声音。

“我们只能保佑自己别碰上沼泽,现在看不清路,如果陷入沼泽里,我们就只能等死了。”三米严肃地说道。

“安啦,我的智慧囊,我们只要小心点不就好了…啊!”丁丁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叫。

“丁丁!”三米急切地喊着,“你怎么了?”

“我,感觉,掉进了你所谓的沼泽里……”丁丁有些艰难的将整句话说完,它感觉自己的身子正在不受控制的下陷。

“Damn it!你再坚持一下!我去找东西把你拉上来。”三米在地上不停的搜寻着可以代替绳子的东西。

“给你。”突然某个声音插进来,一根藤蔓出现在三米面前,三米本想去看是谁,但是丁丁的叫声越来越低,三米等不及的拿了藤蔓就丢给丁丁,“快!快抓住它!”但是丁丁的爪子都陷进去了,没办法抓藤蔓,三米只好再抽回来,给藤蔓打了个圈再丢过去,好在走运的套住了,“坚持住!我拉你上来!”三米咬住藤蔓的另一端,开始往后退,陷入沼泽之后的丁丁非常难拉上来,正当三米努力拉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有谁帮了一把,在两股力道的齐心合力下,丁丁终于被扯了出来。

“Son of a bitch!”丁丁上来后的第一句话,它现在浑身都是泥,难受死了!

“丁丁,我都让你小心点,森林里很容易碰到沼泽之类的,这非常危险!”三米扶着丁丁,认真地说道。

“行啦,我知道了,你就不要再罗嗦了。”丁丁现在没心思去和三米争这个,它现在只想洗个澡。

“Guys,你们就这么把我忽略了?”突然一个声音蹿了进来,带着某只猫独有的轻佻的语气。

三米如梦初醒般才想起刚才确实有个人帮了自己,它循着声音看到了那人,不,动物。

“巴萨泽尔?!”丁丁最先喊了出来,带着惊喜的语气,惊的是它没明白巴萨泽尔一个人在这破森林里干什么,喜的是它终于找到它了,可以和Cass交代了!

“哟?你这语气让我会误会你很想念我的。“巴萨泽尔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又摸了摸耳朵,漫不经心的说道。

“要不是特殊时期我不想和你废话…听着,Cass要见你。”丁丁将正事说了出来。

“Cass要见我?”巴萨泽尔显然诧异了一下,随后又撇撇嘴,“看来我又有的忙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三米好奇地问道。

“Cass会找我一定是想让我帮它什么,而这个忙一般都是挺会惹麻烦的忙。”巴萨泽尔已经可以自然地说出来了。

“一句话,你跟不跟我们回去?”丁丁一把抓住巴萨泽尔。

“嘿,嘿,嘿!注意你的脏爪子!”巴萨泽尔甩开了丁丁的爪子,“我答应跟你们走,但是不是现在。”

“什么意思?”

“你们以为我来这破森林是来郊游的吗?”巴萨泽尔像看两个白痴一样看着丁丁和三米,“我有重要的事得先做完,这比Cass的事还重要。”巴萨泽尔神情严肃,蓝色的眼睛里不带一丝玩笑。

“你……”丁丁想说什么,但被三米拦住了。

“好吧,但是你得让我们跟着你。”三米说。

“随便你们,不过前提是你们跟的上我的脚步。”巴萨泽尔说完迅速钻进了灌木丛,消失在它们的视线里。

“Damn it!这家伙真滑头。”丁丁气得跺了跺地。

“巴萨泽尔既然答应了会和我们回去那么他会做到的,Cass是它的朋友,它不会弃之不顾的。”三米摇摇头,理性的分析了一下。

“好吧好吧,就信它一次,但我还是很好奇它到底是去干什么。”丁丁后半句有些自言自语。

“咳,总之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可以休息的。”

 

 

 

于是,现在的情况:Castiel静静的在宠物店等待丁丁的消息;丁丁和三米在森林里寻找着出路;而巴萨泽尔不知想进森林干什么,但它答应了会回来帮助Castiel。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