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语语语

Priest皮皮一生推。魔道/天官赐福。国漫。盗墓笔记。企鹅号330443001

© 阚语语语
Powered by LOFTER

#抱团写手社作业##以吻封柬#

cp:Author!Castiel×Fan!Dean

 

Summary:Castiel是个不太有名气的作家。Dean偶然间读了他的一本书,觉得Castiel的想法非常特别,便查找到了Castiel的地址尝试写了一封信寄给他。Dean没想到Castiel回应了他,并在信中感谢Dean让他知道Dean对自己作品的想法。于是,之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开始写信给对方。

 【由于是AU设定需要,Dean的性格上会有OOC,请大家谅解!】







正文:

 

 

亲爱的Castiel先生/女士,

我不确定您能否收到这封信,也不知道您会不会有时间看它,但我还是想以这种方式表达一下我的一些看法。我拜读过您的作品,并很喜欢《Fallen angel》这本书。我很欣赏您对于Lucifer那种截然不同的叙说,但我仍觉得,Lucifer的做法是不正确的,他的背叛让我们的父亲很难过,况且他还建立了“地狱”,使人类的灵魂受到折磨并与上帝永久分离,难道天使的堕落才是自由意志的救赎吗?这是否扭曲了“自由”一词的含义呢?

 

Yours faithfully,

Dean

 

 

 

“Dean,你居然在写信?”当Sam走进Dean的房间,便看到他的哥哥居然在信封的封口上烙下一吻时,有些惊讶地大声问道。

“Hey,Sammy,”Dean眨眨眼,“我可不希望你的下一句还是‘你怎么在用这种古早的方式聊天’这样的话。”

“Easy,bro,我只想问你干嘛要……Uh,我只是好奇是谁会让你耐下性子写信。”Sam在Dean身边坐下同时捕捉到了Dean警告的眼神,咽了下口水,想着该迅速换个什么问题。

“好吧,我喜欢的一位作家而已。”Dean虽然很不想说出来,但是他知道Sammy总会刨根问到底的。

“What?Dean你什么时候喜欢看书了?”Sam惊讶得就像Dean刚才说了他要禁欲一周一样。

“Hey!难道我没有权利看书吗?”Dean皱着眉假装生气的问道。

“Well,那么他是谁呢?回应过你吗?”Sam顺口问了出来,但看到Dean有些尴尬地低下头看着信封时,他脸上出现了准备安慰Dean的表情。

Dean抬头看到Sam一副像安慰puppy dog的表情,连忙说:“Hey,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第一次写信好吗?这位作家不是很有名气,叫Castiel,我只是尝试寄一次信给他而已,但我想他会看到的。”Dean觉得自己的信肯定会得到回应,虽然这种说法的信服力就如同Sam每次都保证不会忘记帮Dean买派一样低。

“Okay. I hope you good luck!”Sam觉得Dean也不会再告诉他更多的事了,便笑着双手撑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借力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Hey,Cass,今天信箱里有一封信哦。”一个穿着深灰色V领针织衫的男人抱着一个购物袋以及一封信从门外进来,他将装满了食物的纸袋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抬眼看了一下壁钟,已经过中午了。他操着一口法音的英语抱怨道:“我觉得你不能总是窝在家里写东西,出版社那里又没有催你,你该给自己放个小假什么的……或许,当初Gabriel反对你成为作家是正确的。”最后半句Balthazar并没有说得很大声。


他转动门把走进一个连着客厅的房间。屋内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纸张和墨水的味道,窗帘被拉了起来,将夏日温暖的阳光隔离在外。房间里的唯一的光源是书桌上一盏台灯,与明亮的客厅形成对比,显得有些昏暗——这是Castiel的书房兼卧室。中间靠墙处放着一张普通的单人床,床头的左侧是个小书橱,它的对面的是一张整洁的木制书桌,上面堆了好几本书,还有零散几支钢笔和一瓶墨水瓶。Castiel坐在书桌前,正向他身旁的纸篓桶砸去一个纸团,大概是他废弃的初稿。他背对着Balthazar,当听到背后的动静时,他便转过身。


“Cass,你有信了。”Balthazar将信封递给Castiel然后随意的坐在床尾,后者接过了,但没有立即打开看,只是将它叠放在书本上。“作为一个作家还能把自己的房间整理的这么干净倒也少见。”


“麻烦你了,Balthazar。另外,请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所有作家都是邋遢的”一声低沉的道谢传入Balthazar的耳中,Balthazar是Castiel的好友兼助理。


Castiel不是什么很热门的作家,平时就算收到信,也都是简单的贺词,真正给予评价或深入探讨他的作品的人并不多。Castiel每次这时候总有些失落,他更多的是希望读者能投入到这些文字中,与他探讨文章的内容,表扬或批评,他都可以接受。Castiel支撑着自己的脑袋,无声地叹口气。


Castiel热爱他的职业,他几乎可以一整天都坐在桌前写作,不会出门,甚至忘记吃饭。如果不是有Balthazar,恐怕Castiel早就饿死在书桌前了——Balthazar总是这样调侃道。


但Balthazar又不得不承认,认真工作的Castiel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或许是这年头已经很少见还愿意写手稿的作家了吧。干净的手有力地握着笔杆,暖橘色的台灯光从他的斜上方照射下来,将书桌上的木纹照得清晰无比,淡黄色的稿纸端正地铺在桌面上,漂亮规整的字母在他的笔下流动着。从Balthazar的角度看去,Castiel的脸颊一部分沐浴在光耀里,一部分隐藏在阴影中。他每一次的眨眼,纤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犹如蝴蝶扑扇的翅膀。


“Balthazar,如果你闲到只会看我了话,我可以帮你找一些事情做。”Castiel淡淡地说道,他没有抬头,也没有停下手中的钢笔,笔尖在书面划过,发出轻微的摩擦声,纸张上沾染着淡淡的墨香。

“Well,我绝不打扰你,立马就离开。”Balthazar才不想让Castiel帮他找事情呢,记得上一次Castiel觉得他太清闲了,硬是帮他找了些事,结果让他两天都没办法睡觉。Balthazar想到那次经历就忍不住起一层鸡皮疙瘩,别看Castiel整天穿着一件不合身的风衣,搭配白衬衫和打反了的蓝色领带,怎么看都是一副好欺负的会计师的样子,其实他的内心真的非常腹黑,Balthazar可没少吃苦头。


屋子里又安静得仿佛连空气都静止了,Castiel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写着稿子,书桌的一旁还留着Balthazar帮他准备好的点心,因为实在不知道Castiel什么时候会停下笔,只能准备一些三明治这种可以冷食的点心(Cass这家伙连微波炉都不会用)。

时间对于从事作家职业的Castiel来说,总是过得非常快。当他放下笔,抬头转动一下自己的酸疼的脖子,然后再伸个懒腰。他看了一眼书桌旁的点心,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拿起来慢慢吃,长时间不进食让他对于饥饿已经没有太多感觉了,这样只是为了防止自己不会因为营养不足而倒下。

Castiel继续附在桌前写着稿子眼角的余光落在了那封信上,他将它拿过来小心地拆开并轻轻地展开信纸,一股淡淡的木香,夹杂着水笔的油墨味钻入鼻腔。上面只写了一小段话,待Castiel读完后,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蓝宝石般的眼睛里散发着欣喜的光彩——终于有读者愿意与他分享想法了!

Castiel又将内容仔细读了一遍,同时思索应该怎样回应对方。Castiel注意到了落款名是Dean,他轻轻地嚼了一下这个名字,猜想是名男性。Dean所质疑的这本书是Castiel最喜欢也是最讨厌的一本,他在这本书上花了很多精力,然而书中的内容却不能被很多人接受,因为在大多人的传统观念里Lucifer就是邪恶的化身,Castiel写这本书并不是为了反驳人们的传统观念,他只是觉得Lucifer选择堕落从人类的角度讲,是人类从童年的幻觉中清醒过来而必须走的一个关口,是人通过其自身,并成为完整的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神性之人的通道之一,“自我”才是天使堕落带来的终极救赎。

Castiel手执钢笔在信纸上回应着Dean的问题,他觉得此刻的他有着源源不断的想法必须写下来,他为此乐此不疲,Castiel像是找到了倾诉对象一般,将自己的想法一点不漏地叙述了下来。

当Castiel满满地写了两张纸的回信后,才用花体字落款然后满意地盖上笔盖。他微微上扬着嘴角,将信小心地对折,装进了写好Dean的地址的信封,并从抽屉中找出了多年不用的火漆印章,仔细地封好了信口。

 

 


几天后,Dean就收到了回信,这在他意料之外却又是意料之中。拇指摩挲着信口的红色圆形火漆印,上面是个圆体的名字:Castiel。

Castiel的字迹非常漂亮,信纸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墨水清香。Dean几乎是将自己所有的耐心花在了读信上,因为他真的没有想到Castiel会写那么多,就像是倾泻式的将他所有的想法和理解叙述了出来,令Dean暗自咂舌。

或许因为他就是作者的原因,将整本书透析的非常彻底,Castiel以Lucifer的传说引申到了人性的价值,他感觉自己被Castiel变相灌输了许多知识,然而Dean竟不觉得反感,往常的他最头疼别人对他说教了。他喜欢Castiel的“长篇大论”,这并不枯燥,而且整整两张纸的内容不仅没有错别字,连改错也很少,这可以看出Castiel是个认真且感情细腻的人。她或许是个女性——Dean暗自猜测着。

 


就这样,Dean和Castiel都习惯了以书信的方式交流,从一开始的探讨书本的内容,到后来逐渐聊起了家常。也不知是谁起的头,俩人都是自然而然的成了笔友,却心照不宣的都未提过见面的问题。

Dean觉得和一个从未谋面的作家互相通信并且交流的如此自然,这有些古怪。但Dean从来没有觉得和一个人交谈能如此愉快,而他也开始贪婪起与Castiel的交流,甚至他每天都会查看一下信箱。



Castiel在信中推荐过几本值得一看的书,Dean为此去图书馆借了那些书——即使他曾经对文学嗤之以鼻。

当他拿着几本书坐到Sam的对面时,无视掉了他弟弟震惊的眼神,安静地坐下来开始看书。

“Dude,你现在是什么回事?成了喜欢看书的好学宝宝了?”Sam忍不住开口打趣他的哥哥,他很了解Dean,这家伙天生不喜欢这种文学性的书,不超过两天,不,两个小时就会放弃了。但显然,Dean在这个位子上坐了一个下午只是在看这些书的事实让Sam差点以为自家哥哥是不是吃错药了。

“小天才,别这么说你哥。”Dean翻了一个白眼,他用戒指开了两瓶啤酒,将另一瓶给了Sam,“我和Cass聊得很好,这些书是他推荐我看的。”Dean将书本合上,然后起身运动了一下关节,“不过说真的,我还没有适应。”

 

 

 

亲爱的Castiel,

Cass,祝贺你的新书出版!

另外,我想说,也许我们之前谁也没有提过见个面之类的想法,但我非常希望能和你见一面,如果你恰巧在劳伦斯市,或者方便来这儿,我期待能与你有个美好的下午茶时间。

 

Best wishes,

Dean

 

 

Dean写完了这封信有些纠结地拿着信纸,他不确定就这么邀请Cass见面会不会有些唐突,但Sam觉得Dean跟 Cass“认识”这么久了,不见个面还算不上真正的朋友吧。

“Dean,你怎么搞的像去见初恋女友一样紧张?”Sam好笑的看着自家哥哥那副变扭的样子。
“Shut up.”Dean用不耐烦的口气说了一句,“你说……要是Cass能来,我在哪里跟他见面呢?”
“这个还不简单?你知道市里面有家不错的咖啡馆吧?那里安静,装潢又不错,Castiel说不定会喜欢的。”Sam虽然热衷于看Dean苦恼的样子但还是帮Dean出了主意。

“咖啡馆么……”Dean轻声呢喃着,“Awesome!谢啦,Sammy。”

 

 

 

初秋的时候,Castiel抽空来到了劳伦斯市,他站在咖啡馆的门外再次确认了店名,推门走了进去,门上的风铃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表示欢迎。

这家咖啡厅如大多数的咖啡厅一样,环境优雅而恬静,轻音乐在耳边悠扬,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Castiel环视了一下四周,他在找“Dean”,据信上说的,Dean会穿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衣,然后选一个靠窗的座位。蓝眼睛寻找着窗边红色的身影,Castiel的注意力被一个帅气的男人吸引了过去,对方似乎也是在等人。Castiel定了定神,走上前去。

“请问,你是‘Dean’吗?”Castiel的声音非常低沉,就像拉奏大提琴时发出的声音。

座位上的人闻声抬头,在看到Castiel时似乎微微诧异了一下,然后开口:“我是,那么你就是…Castiel了?”

Castiel点点头,露出一点微笑:“Hello,Dean.”

“噢!天哪,请坐,Dean•Winchester,我的全名。”Dean也不自觉地跟着点了点头,自我介绍着,恰巧一缕阳光照进了那双明亮的绿眼睛中,折射出了金绿色的瞳孔,犹如汇集了极乐鸟的羽毛中所有的色彩,Castiel有些看呆了,停顿了几秒钟。

 

俩人打过招呼,却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不过还是Dean打破了短暂的尴尬。

“说真的,你这身打扮倒真看不出你是个作家呢。”Dean抬手比划着Castiel的穿着,打趣道。

“是的,我的朋友经常说我像个会计师。”Castiel摇摇头,表示不介意。

Dean觉得Cass比他想象中更加特别一些,这是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们本该就认识但却又充满了新鲜感,也许是因为他们之前在书信中已经“认识”了对方吧。

“你是第一个和我探讨我的书的人,和你交流我很高兴。”Castiel上扬了一下嘴角,他似乎是个不习惯笑的人,Dean看着他的笑容有些勉强,不过同时又觉得很自然。

“我也是,Cass,很高兴我们能成为朋友。”Dean遇上Cass的目光却发现自己无法再移开视线,他发誓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蓝得这么纯粹、这么通透的眼睛了,Cass背着光坐着,那双瞳仁却仿佛闪亮着介于天空与海洋之间的蓝色。

“你有一双很好看的蓝眼睛。”Dean不自觉地说了出来,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内心祈祷Cass不要觉得他很奇怪。

“谢谢。Dean,我想说,你也是。”Castiel抿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他的声音让Dean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Dean又能正常呼吸的时候,他感受到一股柔和的欣慰感渐渐包围着他。

 

 

亲爱的Cass,

快圣诞节了,一切都还好吗?另外,希望今年圣诞节你能来我们这儿过,我想让你见见我的弟弟Sam,我经常与他提到你,如果你愿意来做客他会很开心的。

 

All the best,

Dean

 

 


转眼间,Dean和Castiel已经认识快一年了。圣诞节即将来临。

“Cass,你真的不和我回家过圣诞节吗?”说话声有些轻佻的是Castiel的哥哥,Gabriel,他正靠在Cass的房间的门框边,嘴里叼着棒棒糖。

“不了,明天我没有时间。”Castiel沉默了一下,然后拒绝了。

“Gabe,你又在玩cosplay了,不过圣诞节怎么不是变成圣诞老爷爷?”Balthazar端着一杯红酒,也走了过来。

不错,Gabriel的嗜好就是甜食和玩变装,今天他穿的是海盗装,鼻子下两撇小胡子让他整个人显得很滑稽。

“叮咚。”是门铃声。

“这会谁会来呢?”Balthazar一边嘟囔着一边去开了门。

“Um,请问这里是Castiel先生的家吗?”Balthazar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回答道:“嗯哼……难道你就是那位Dean?”

“你好,我是Dean·Winchester,是Castiel的朋友。”Dean意识到眼前这位很快猜到了他身份的人应该就是Cass常提到的Balthazar。

“Cass!你的Dean来咯!”Balthazar欢快的朝屋内喊了一句。

Castiel闻声连忙走出来,看到Dean已经进屋了。

“Hello,Dean.”Castiel式的打招呼,“你怎么来了?”蓝眼睛里满是疑惑。

“Cass,突然来访有些冒昧,但是这是我给你的惊喜,我来接你了。”Dean难得有些害羞了,不过他注意到了Castiel眼睛里的惊喜。

“Hey!Hey!Hey!”Gabriel突然打破了这个气氛,“怪不得Cass不愿意和我回家了,原来是你这臭小子拐走了他。”

“Gabe……”Castiel对于Gabriel突然的“生气”有些无措。

Dean也被吓了一跳,他才注意到这位打扮得像个海盗一样的男人,“你是……?”显然,他注意到了Gabriel刚才说了“和我回家”这句话,有些紧张地问。

“Cassie可是我们最宝贝的弟弟,你要想拐走他还得经过我的同意呢。”Gabriel的语气有些不满。

“你们直接问问Cass的想法不就好了。”一旁的Balthazar看不下去了,Gabe今天怎么智商掉线了呢。

于是两个人同时看向了Castiel。

“抱歉,Gabe,我之前已经答应了会去Dean的家。”Castiel垂着眼睛,声音低沉而模糊,但足以让两人听到。

“Well,Cass,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Gabriel转向一把扯掉假胡须,捏在手心里警告Dean,“你小子好好待我们的弟弟,不然你要承受的怒气可不止我一个人。”

“这你放心,除了我弟弟之外,Cass是对于我来说最接近家人的人了。”Dean将手放在了Castiel的肩膀上很肯定地拍了拍。

 



“Cass,你瞧,这是我的爱车!”Dean向Castiel展示自己的宝贝车,脸上满是自豪。

“67年的雪弗兰Impala,很漂亮。”Castiel看了一眼车子,很快说出了牌子。

“Wow,这辆车是我老爸遗留给我的。”Dean解释了一下,“来吧,感受一下baby的服务。”

Dean亲自打开了副驾驶的的车门,副驾驶目前只有自己和Sam坐过,这车到Dean的手上后再也没有人别人坐过。现在,他让Castiel坐了。

“这么说,你爸爸已经……”在短暂的安静之后,Castiel突然出声问道。

“啊……是的,我父母很早就走了,现在只有我和Sam一起住。”Dean已经能坦然面对这个问题了。

“I’m sorry.”

“没事的Cass,我跟Sammy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哦对了,Cass,这封信我要亲手交给你,不过请别在我面前看好吗?”Dean认真的将一封信交给了一旁的Castiel。

Castiel先是疑惑歪了歪脑袋,在看到Dean认真而略带紧张的神情后,接过了信,“我知道了。”

 


车里的俩人保持着安静而不尴尬的气氛,直到黑美人停在了一幢别墅前,Dean摁了门铃,不过几秒钟,门边打开了,屋内的暖气瞬间朝他们俩迎面扑来。

“Dean,你回来了?还有,这位是……Castiel?”Sam打开门,便看到了Dean以及一旁穿着风衣的男人。

“先进来吧。”Sam赶紧让出道,堪萨斯州的冬天还是很冷的。

“Hi,Cass,我是Sam。你知道,我总是在听哥哥提到你呢。”另外谢谢你帮我把哥哥带出了“野蛮人”的时代——当然这句话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Sam伸出手,正式和Castiel打了招呼。

“Hi,Sam.”Castiel点点头,回握了他,不过他对于Sam露出的puppy eyes有些不知所措。

 


 

“Cass,要不今晚你先和我住一个房间吧?”Dean征求着Castiel的意见。虽然他们的父母生前的房间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但让Castiel就这样住进去有些不礼貌。

“没关系,我可以睡沙发的。”Castiel婉言拒绝了。

但最后在Dean的坚持下,Castiel还是同意了和Dean用一个房间,并且共用一张床,好在Dean的床是双人床。

“Dean,我有话说。”Castiel对坐在床上的Dean说道,他停顿了一下,发现Dean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显然他猜到自己看过信了。

“Dean,我想……也许我们可以试试,虽然我也不是同性恋,但是我确实喜欢着你,Dean,这并不是朋友间的喜欢。我想,我们可以一起来理解”Castiel蓝宝石般的眼睛对上了Dean那双仿佛覆着水雾的绿眸,认真的回答道。

“Oh,Cass!”Dean听完Cass的回应,他几乎是立即起身走上前拥抱住了Castiel,“我一直以为你会拒绝……你知道,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因此讨厌我。但现在,”他放开了Castiel,双手抓着Cass的肩膀,“谢谢你,Cass!我可以……吻你吗?”Dean仿佛回到了初恋一般,像个大男孩一样害羞。

“当然。”Castiel抬头,他比Dean要矮一些。Dean顺势低头吻上了他有些干裂的嘴唇,这个吻没有持续很久,Dean只是一遍遍描绘着Castiel的唇形,带着浓浓的爱意。他的鼻尖触碰到了Cass冰凉的鼻子,然后温柔地蹭了蹭。

“Merry Chrismas,Cass。”Dean睡在他的身侧,轻轻说了一句。

“……Merry Chrismas,Dean。”Castiel感觉到Dean的手放在他的腰上,但仅此而已。他像是松了口气一般。

 

 


 

Dean和Castiel相恋到现在已经又快一年了,现在Castiel已经搬到了Dean这里住,Sam在一年前的时候就同意了这事儿,不过Sam后来实在受不了俩人的腻歪,便找了一个女朋友,和她搬出去住了。而Castiel原本的屋子留给了Balthazar,虽然Castiel对于一年前Balthazar可怜的“控诉”自己“无情抛弃”他这事还有些愧疚。

 



亲爱的Cass:

Cass,时至今日的圣诞节,我们已经交往一年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写信。但我不会将这封信寄出去,因为它的地址便是你的心房。我仍然记得我们过去的点点滴滴,你知道吗?Castiel这家伙,改变了Dean·Winchester。从见到你的第一眼,那双蓝眼睛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迷人的眼睛,你呆呆的样子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但我还是喜欢你安静写作的样子,你绝对不知道这有多么吸引人!在这封信中,我想问Castiel先生,是否愿意和我一起生活一辈子呢?我将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穿着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衫,手执戒指单膝下跪。

P.S.We're family,I need you.

 

Yours,

Dean

 


Dean像往常一样,在信封口上烙下一吻,这个小秘密他或许永远不会让Cass知道。

 



当Castiel回到家时,发现没有人在,但他注意到了餐桌上有封信,他打开浏览了一遍,难以置信自己所看到的内容,他感觉有什么情感在自己的体内爆发,他喜悦的笑着把头向后仰,他的双手颤抖的捂住脸,他的心在胸腔里雀跃地跳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自己此刻该干的事情,他跑到门外,用尽自己的全力奔跑着,风衣的衣角飞扬起来,他将手掌贴在胸口,感受到了信封的轮廓,它将化作一股催化剂,让Castiel遇见Dean。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