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语语语

Priest皮皮一生推。魔道/天官赐福。国漫。盗墓笔记。企鹅号330443001

© 阚语语语
Powered by LOFTER

#抱团写手社作业##If I die young#

If I die young  cp:S/D

 

Summary:S3E16衍生,和原歌曲关系不大。

 

 

 

 

正文:

 

 

 

“我会不惜一切代价,Dean,你不会下地狱,我不会让你下地狱,我发誓。”——Sam

 

 

 

腐朽的地狱不分白天与黑夜,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和刺鼻的硫磺味,耳畔充斥着尖锐的惨叫声,恶魔们狡诈而恶心的低语声。“滴答,滴答”这不是水滴的声音,而是血。无穷无尽的折磨令灵魂的意志开始土崩瓦解,麻木的接受了这身不由己的宿命——折磨与被折磨。

在被一根根钢铁与外界所阻隔的牢房内,Dean半睁着那双已经失去光泽的绿眼睛,所听到的,全是撕心裂肺的哀嚎和恶魔们的低语;所目及的,全是痛苦挣扎的灵魂。Dean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他记得自己已经在地狱了,为了救他的Sammy,来到了永无宁日的黑暗之地。他感觉得到自己被锁链捆绑着,他的身上已无完好之处,却在下一秒,犹如新生儿一般完好如初。他紧握着拳,想要抵抗,却无力挣扎,锁链因为他的颤动而发出碰撞声,他的视线细细溃动,模糊的白色光点,重叠恶魔的身影,渐渐被绝望包裹……

“Sam……”被铭刻在心中的单词挣扎着从Dean的嘴中脱出,微弱的声音砸进空气中,在空旷的牢中甚至都没有形成回音。此时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能说什么,或者还是否有力气说话,他只是认为,Sammy,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了。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很模糊,或者可能在做梦,梦中所有的记忆交织在一起,就像一张蜘蛛网一样,只是上面已布满灰尘,令他看不清那些梦境的真实与否,强烈的光芒照射着他的双眼,瞳孔中只剩下斑驳陆离的光影。

 

 

 

 

“Dean,找到什么了?”Sam走进来,看到Dean有些情绪不安,棕绿色的眸子里闪过些什么,但还是避开了原本想要脱口而出的关心。

 

“不,没有什么有用的。”Dean摇了摇头,眼睛跟着眨了眨,或许是看久了书使得眼睛有些酸涩。

“Hey,Bobby已经找到办法了。”Sam咽了咽口水,说出了这个好消息,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因为他的哥哥可能有救了。

“只剩,额,30个小时了…我们干嘛不快活一点?你知道,像来点葡萄酒或者雪茄?噢,或许可以…【淫乱舞会】的意语怎么说来着?”Dean仰视着Sam,碧绿色的眼睛被暖橘色的灯光照亮,然而里面却只剩下洒脱——绝望的洒脱。

“要是能够救你,我们不用谈那个了……但你知道,”Sam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他凑到Dean的耳边,吐着热气,“我非常愿意和你共度那些时光。”

Dean的耳朵因为Sam温热的气息而变得微红,他推开了他,“Well,就去看看吧。”

“Dean,我们会成功的,everything will be okay.”Sam正坐在Dean的一旁,看着抽动着咬肌、一言不发的哥哥,坚定地说道。

Dean侧头看着Sam,依旧没有说话,Sam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里在一瞬间闪过的一丝惊惧,“好吧。”他沉默了一会,才开口。

 


 

We are brothers, we always save each other.

 

 

“Hold on,冒失鬼!我该怎么说?首先,我们甚至都不确定Lilith是否真的拿着我的契约,只凭Bela的话?那小贱人就算呼吸都是假的,Okay?第二,就算找到了Lilith我们也杀不了她;第三,难道不就是这个Lilith想要你的项上人头?还用我继续讲下去吗?”Dean几乎是皱着脸细数了种种“不利条件”。

“你还真是会打击人。”Bobby有些郁闷的开口,但他也无法反驳Dean所说的话全是事实。

“Dean,这是怎么了?”Sam忍不住问道,之前说好的计划被Dean打乱了。

“我要死不等于你也得死,好吗?”Dean的对上了Sam的视线,不管如何,他总是把Sam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但还是有办法的不是吗?我们可以百分百确定是Lilith,并且拿到真正的屠魔刀的方法。”

“Damn it,Sam.No!”Dean立刻反应过来Sam想干什么,他想找Ruby那个小婊子帮忙!那个把他弟弟害成“吸血鬼”的宇宙第一恶魔骗子!

“Dean!”Sam看着坐回位子上的Dean,不能理解为什么这种关头还要纠结Ruby的好坏。

“Sam,just no.我们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你忘记Ruby那婊子说过什么吗?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我下地狱!你们要救我,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Dean,Dean,Dean,看来你今天状态不错,还是不肯低头吗?”Alastair推着一辆推车走了进来,看着Dean,他的嘴角上扬着,全黑色的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他慢慢的踱步到Dean的面前,微微摇了摇头,仿佛在遗憾什么。

“那么,你猜…今天我会给你怎样好的待遇?”Alastair从推车上的铁盘子里取了一把刀,他举起刀欣赏似的打量了一眼,然后突然脸色一变,快而猛的将刀刺进了Dean的身体里,意料之中的呻吟声,以及刀刺入肉体发出的“噗”的一声,Alastair将刀轻轻抽出一部分,然后顺着切口往下滑,猛然间手向外划出一个弧度,一块肉被削了下来,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唔……这一刀割断了筋脉,不过下刀似乎太快了…我应该慢一点,用刀将你的皮肉全部划开,然后撒上盐,血水混着盐,再用火烤一下,滋滋的烤肉声一定非常美妙。”Alastair用舌头舔了舔染血的刀身,看着Dean因为疼痛而发颤的身体。

“You son of a bitch!”Dean喘着粗气,他很吃力的说完了这句话,因为一下子的爆发,让他变得气短,肌肉不断抽搐着,他垂着头,似乎想调整回来。

“Oh!Come on!Dean,这句话我都听了几百次了,耳朵都长茧了。”Alastair象征性的用手指掏了掏耳朵,他将刀放下,然后凑近Dean,手一把揪住Dean的头发,“Dean,虽然我有的是时间来折磨你,让你屈服,但是我耐心不足,我只要你做一个选择,折磨与被折磨。”

Dean沉默着,对于Alastair提出的条件,他并没有立刻否决,日日夜夜的折磨让他身心疲惫,他已经不知道究竟在地狱里待了多久了,一年?十年?或者更久……Dean即使有着再坚强的意志,终究也被折磨的消失殆尽,他闭上眼睛,漩涡式的黑暗漂浮着似乎包围了他,恶魔的诱惑轻语仿若黑色的浊流流进他的身体里,钻进他的神经中,侵蚀着他,驱使着他向恶魔低头。

 

“答应他……”

 

“答应他……你就能摆脱痛苦……”

 

 

“Dean,想一想吧,出卖灵魂,你就不用再受折磨了,难道你希望被折磨一辈子?哈,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天真的。”Alastair看着又恢复如初的Dean,身上没有一丝伤疤,仿佛刚才受折磨的并不是他。

“Alastair,我答应。”Dean吃力的抬头,对着他说出这句话,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当说出这句话的时,他有多屈辱!他的尊严、他的意志都将离他而去,他不再有作为人类的资格,因为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这是他痛苦的根源,他死死的纠缠在这一点上,像一根生锈的钉子那样正在腐蚀着。

 

“Dean,瞧瞧你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这样的坚持毫无意义……”

 

是的,他的内心早就创伤累累了,荒芜得仿佛是一场大火将这里烧得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有黑色的焦土。他感到压抑,感到窒息,就像是一场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

 

“我答应了,你听到了,Alastair。”

 

 

 



 

你逃不掉的,Dean,你还是会死,这就是你未来的面目—— 一个恶魔!

 

 

 

“Sam.”

“Yep?”Sam转头,看向Dean。

“我想了一下,然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不想死,我不想下地狱。”

Sam看着自己的哥哥,紧皱的眉头终于有了一丝的放松,“这就对了。”Sam有些欣慰,自己的哥哥终于“开窍”了,“我们会找到办法救你的。”

 



Sam想救他的哥哥,他认为目前是只能找Ruby帮忙,她比他们更了解Lilith。然而他的哥哥却一直在阻止他,不让去找Ruby那家伙,但总得想出个办法不是吗?





“Hey,Sam.”Sam召唤了Ruby。

“关于掌握Dean的契约的Lilith,你觉得不重要?”Sam看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的Ruby,皱起了眉。

“你还没准备好,如果我说了,你们两个愣头小子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去追她,Lulith会把你们漂亮小脸上的肉撕下来。”

“你会给我们刀吗?”Sam不想再和她多啰嗦了。

“不。”Sam转头看向Ruby,有些诧异,“可你刚才不是说……”

“你想用这把小刀进攻?简直是白白送死!”Ruby直接地吼了出来,“就像用公文包炸弹刺杀希特勒。”

“那怎么办?”Sam直接打断了Ruby的话。

“我可以救你的Dean,Sam。”Ruby靠近他。

“不,你不能!你一直都在骗我!”Sam厉声说道,“现在把那把破刀给我!”

“我不能救你的哥哥,但是你能。”

“Sam,你有着被赐予的神力,噢,你知道我的意思。”Ruby环抱着胸,提示道。

“那些超能力?自从黄眼恶魔死后就消失了。”

“不是消失,只是休眠。只要你愿意使用……噢,只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但你不想与众不同,有时你讨厌Dean看你的眼神,仿佛看着什么马戏团的怪胎。”Ruby紧盯着Sam棕绿色的眼睛,残忍的揭示了Sam一直躲避的问题。

Sam紧绷着脸颊,眼睛死死盯着恶魔,他没有说话,或者因为无法反驳,Ruby的话捅破了他长久以来所掩盖的那张纸。

“听着,你怎样骂我婊子都行,可是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你可以救你的哥哥,而我可以教你怎样做。”

Ruby最后的那句话让Sam有些心动,或许他清楚这可能有是Ruby的一次诡计,然而他能怎么办?在穷途末路之时,连恶魔都能相信……他只是想救Dean,他唯一的亲人。

 

“又是你,这个小贱人。”突然闯进来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是Dean。

 

 





“打算就这么让Ruby烂在下面?”Sam对着正在装子弹的Dean说道。

“我就是这么想的。”

“Dean,也许Ruby是对的,如果我能干掉Lilith呢?上次Lilith一个弹指,就有30个恶魔追杀我们。我们只有一次机会,Dean。我们必须制定好计划,凭这把刀根本解决不了她。”他想说服Dean不要一意孤行,此刻更应该理智一些,“有什么确实的办法我们该讨论讨论。”

“Sam,我们不应该犯同样的错误,难道你看不出里面的规则?老爸的交易,我的交易,现在又来这个?Ruby只是在牵着你的鼻子走。”Dean走近他,说话的音调渐高。

“Dean,是我啊,我能解决…”

“干嘛非得冒险?”Dean放下手中的枪。

“因为你是我的哥哥,你为我做了同样的事。”Sam靠近Dean,在他面前坐下。

“Sammy,我只是想说你是我的弱点,我也是你的。”他听到Dean这样说道,那双碧绿色的眸子中充满了欣慰和无奈。

“Sam,我们别再为彼此而牺牲了,别让那些恶魔得意,拿着这把刀用老爸教过的方法,杀死Lilith,就算那会死,也要奋战到底。”

他知道Dean并不想说这话,战胜的几率又有多少呢?自己答应了Dean不会使用“超能力”,不会去听Ruby的鬼话,然而这个代价可能会导致Dean下地狱。Sam努力说服自己听哥哥的话,即使不安感在他体内疯狂扩散,刺激着他的肾上腺分泌。

 

 


“你们想甩开我?”Bobby走过来,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Bobby,这是我和Sam之间的事,和你无关。”

“当然有关!没有血缘关系一样能成一家人,小子。”Bobby吼完,又放轻了声音,“你们会需要我的,你们在走而挺险。告诉我你已经几次幻觉了?”

Sam听到Bobby的话,疑惑地看了一眼Dean,眼神仿佛在质问Dean怎么没有说这个问题。

“你怎么知道的?”但Dean没有睬他。

“因为这是地狱犬在追的症状。”Bobby的眼神就像在说“你当我傻吗!”。

Bobby将东西还给了Dean,“我开车跟着你们,也别想每十分停车小便来尿遁。”

 

 

“如果事情不如我们所愿,我想要你知道……”

“不要……不……”Dean打断了Sam的话。

“不要什么?”Sam有些奇怪Dean干嘛打断他。

“不要开始那冗长的告别演说了,好吗?如果这就是此生的最后一天,我可不想再闷闷不乐的了。”Dean说完,伸手去摁了一下音乐播放键,“知道我想干什么……”劲爆的音乐响起。

“Bon Jovi?”

“Bon Jovi有时正适合。”Dean伸出一个手指,肯定地说道。随后,他便跟着唱了起来。

 

“And I walk these streets”

“A loaded six-string on my back”

“I play for keeps”

 

“Come on,Sam.”Dean拍了拍他的肩膀,眼角浮现了皱纹。

“But I might not make it back…I’ve been everywhere…”

“Oh…yeah……”Sam跟着唱了起来,他咧着嘴也笑了起来。

“Still I’m standing tall……”

“I’ve seen a million faces and I’ve rocked ‘em all……”

 

……

 

Sammy,如果我死了,不要想办法救我好吗?地球少了Dean Winchester照样还是会转的。

 

Dean看着放声高歌的Sam,慢慢轻了声音,因光线暗淡而呈现墨绿色的眼眸里交织着复杂的情感,想要活着的希望、赴死的决心、对Sammy的不舍……他不禁握紧了方向盘。

 

 

 

“Ruby,需要我做什么!”Sam几乎带着乞求的口吻。

“Sam,我给过你机会。”Ruby讽刺的看着Sam。

“你在干什么?”Dean一把拉住他,但被Sam挣脱了,“别说话。”

“Ruby!一定还有办法的!无论什么……我都会做的。”

“Don’t……”Dean再次想开口。

“Dean,我不会让你下地狱!”

“不,你必须得放手了!……我很抱歉,这都是我的错。”

Sam几乎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愤怒和痛苦,当Dean说出这样的话——让他放手?让他放弃救他?呵,怎么可能办得到?!他需要Dean,他爱Dean!为什么Dean要先放弃自己?一定还有办法的不是吗?他可以使用“超能力”,至少做点什么不让Lilith得逞就行。

“你做的事情,不但救不了我们,还会使自己丧命。”Dean努力抑制自己声音的颤动。

“我该怎么做?”Sam的眼眶微红,是因为愤怒还是悲伤他已经不想管了。

“照顾好我的车……Sam,记住爸爸教给你的东西,好吗?还有我教你的东西……”Dean的眼眶开始湿润。

Sam点点头,泪水抑制不住的往下落。


此时,时钟敲响了12点,“当——当——当”仿佛预示着死亡的降临,钟的响声敲击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内心,所有人的弦都紧绷着。

 

Sam回过头,已经是泪流满面,他看着Dean——这大概是最后一面了,Dean吞咽了一下,似乎努力想平静下来,然后,他对着自己微笑了,做了一个口型,便看向了Ruby。

 

“我很抱歉,Dean。”Ruby的声音仿佛是在做最后的死亡祷告。

 

Sam确实看懂了Dean的那个口型,他张张嘴,尝试回应点什么,然而所有的话都哽在喉头,让他的喉咙一阵酸疼。

 

 

 

 

 

“Stop!Stop it!——”Sam被禁锢在墙上,眼睁睁的看着Dean被恶魔犬撕裂,他大喊着,然后没有人会理他,耳畔充斥着Dean痛苦的惨叫。他仰起头,紧靠在墙上,泪水从紧闭的双眼里面流下。

 

当Lilith逃走之后,Sam才愣愣的走到Dean的身边,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Dean,他缓缓的蹲下,然后将Dean抱在怀里,握着他渐凉的手,“No!Dean……”

 

 

“No……Somebody help me!”

“Sam——”

被锁链禁锢的Dean,发出最后一声绝望的吼声。

 

 

 



“啪”Sam将将酒杯放回桌上,他的头发很凌乱,但他不想去打理,微微侧头瞥了眼一旁的十几个空酒瓶,Sam终于感觉有了醉意,仿佛是虚脱般的倒在了桌上。

 

 

“唔——嗬”Sam睁开眼睛,却看到周围的景物正在快速的往后掠过,他反应过来自己正坐在车子的副驾驶上,在他还没明白自己怎么回到车上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喧闹的歌声,他很熟悉这首歌。

“Cause I’m a cowboy,on a steel house I ride……”

“I wanted……”

“Dead or alive……”

Dean的声音。

Sam半眯着眼,一时没有搞清楚状况。

“Hey,dude,are you okay?”Dean突然转头,问着Sam。

“嗯?yeah,我挺好。”Sam看着Dean朝自己眨眼睛,那是Dean的习惯,Sam确信这是Dean,他的哥哥。

“我们在哪儿?”Sam抿了下嘴,他看向窗外,似乎他们正行驶在一条乡间小道上,路旁是一大片的野草野花,现在正值晌午,太阳暖暖的照射着大地,空气中飘浮着可见的微粒。

“Come on,我们要去密苏里查一个案子,你怎么了?睡了一觉就把事儿全忘记了?”Dean奇怪的看了Sam一眼,又跟着音乐哼了起来。

Sam头痛的按揉着太阳穴,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这一切的事物都没有异样,Dean也没有异样,那么这股违和感究竟是怎么回事?

“啪嗒啪嗒”脑子里像是在回放什么录像一样,一幕幕黑白影像从自己的眼前掠过——全是关于Dean和自己的——这一点儿也不奇怪,但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线索了。

“Sammy,你的注意力不集中。”在Sam第三次走神之后,Dean才发现自己的弟弟不对劲。

Sam侧头,与那双绿潭似的眼眸对上,他突然感觉有一股奇怪的冲动催促着他应该要说些什么。

“I love you.”像是不经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Sam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WTH?Sammy girl,huh?”Dean嘲笑似的看着Sam,“我说Sam,就算咱俩已经在一起了,你也不用突然来一句表白吧?”

 

Sam沉默了,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说这话,但却理所当然的对Dean说了——或许如Dean说的,他们是情侣了。然而他感觉,这更像是在回应Dean……

 


评论(1)
热度(14)
  1. 抱团写手社阚语语语 转载了此文字
    阿语第十五期作业#if i die young#